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股票配资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老牌金山,三十而立

时间:2018/12/29 18:41:54  作者:  来源:  查看:24  评论:0
内容摘要:  就这样,两个男人抱在了一起。  在金山软件三十年庆典上,雷军抱住了求伯君:“三十年的岁月年华,三十年的兄弟情谊,刹那间涌上心头。人生又能有几个这样的战友?! ”  30年前,金山创始人之一求伯君把自己关在深圳蔡屋围酒店的房间里,在没有编程环境的条件下,夜以继日地用一台386电...
  就这样,两个男人抱在了一起。

  在金山软件三十年庆典上,雷军抱住了求伯君:“三十年的岁月年华,三十年的兄弟情谊,刹那间涌上心头。人生又能有几个这样的战友?! ”


  30年前,金山创始人之一求伯君把自己关在深圳蔡屋围酒店的房间里,在没有编程环境的条件下,夜以继日地用一台386电脑写出128万行代码的WPS 1.0。当WPS正式发布之后,还在武汉大学读书的雷军成为了头号粉丝。

  “我不相信中国还会有这么好的软件。”雷军从朋友那里借到了WPS汉卡。当时电脑计算运行能力不够,需要辅助支持,而辅助支持价位很高。雷军两个星期基本没睡觉,解密了WPS1.0,在它基础上做了增强和完善。雷军解密的WPS版本后来成了国内最流行的版本。

  因为这件事,求伯君认识了雷军。

  1991年的冬天,在北大南门长征饭店,求伯君请雷军吃饭,诚邀雷军,“你不用急着答复我,回去想一想,明天中午到燕山酒店来找我。”1992年,雷军进入金山,成为金山的第6名员工,在后来的八年时间里一路做到CEO。

  从1988到2018,“互联网爷爷辈的公司”金山走过了三十年春秋,经历过大红大紫,也经历过“前有微软,后有盗版”的恶劣考验,最差的时候金山账面只有一二百万强撑。在夹缝中举步维艰时,咬牙推出了WPS97,逐渐重回市场,当然,也在不知不觉中,将业务线扩展至金山词霸、金山毒霸、金山游戏,乃至于后来的西山居、猎豹、金山云……

  雷军提了一个问题:“30年来,金山始终屹立在时代浪潮之巅,我都在想,是什么让金山屹立不倒?”同时,另一个问题也摆在金山面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已到而立之年的金山,如何走出下一步?

  金山三十年

  求伯君一直都是让数学老师头疼的学生,因为他总能挑出老师的错。十次考试十次满分,高中三年县里数学竞赛第一,1983年他独自一人,利用课余两个月的时间为国防科技大学图书馆写了一个借还书管理系统,获得了40元的奖励金。

  毕业后,求伯君到了仪器厂工作,工作能力很快获得认可。1986年,求伯君结实了当时的恋人、现在的妻子,为了心中的女神决心去深圳。

  在深圳,他用九天时间做出来的打印机驱动被一家叫“四通”公司看上。四通给了求伯君2000元买下版权,然后以500元的价格卖了600多套。但求伯君认为四通不适合开展宏图大业。

  就在这时,他遇见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贵人——张旋龙。

九十年代初的合影(左起:求伯君、张旋龙、雷军)九十年代初的合影(左起:求伯君、张旋龙、雷军)
  80年代初,西方国家用“巴黎统筹委员会协议”限制中国的技术进口。张旋龙的父亲张铠卿在香港有一些关系,可以从国外拿到芯片。后来连中国国防科工委,都找张铠卿,把芯片用在潜艇、卫星等方面。

  1988年,香港金山公司成立,“金山”的名字,就是从张铠卿名字中的“铠”字拆分而取的。后来正在做导游的张旋龙开始协助父亲经营金山公司。

  那时,金山已经从芯片生意发展到了经销IBM、苹果的电脑和显示器,张旋龙来到北京,选择了北京四通成为金山的总代理商。正好有次张旋龙去四通出差,被邀请看一个好东西——四通从求伯君那里买来版权的打印机汉卡。

  张璇龙很赏识求伯君,便邀请他加入金山。

  求伯君到了金山之后,张旋龙给求伯君很大的自由,但求伯君也没有辜负张旋龙,不分昼夜的在一台386上写软件。金山老员工回忆,“求伯君不停的写啊啊。饿了就吃方便面,困了就倒下睡。”

  这股拼劲儿是很多金山人的共同特点,包括“劳模”雷军。

  就这样,WPS1.0诞生了。1989年,WPS正式发布。这一年也是“中国软件元年”。

  当时微软的Office软件还没有进军中国,中国互联网还处于刀耕火种的蛮荒时代,打字机还是日常必不可少的办公用品。在那个电脑还是奢侈品的时代,WPS没有任何广告宣传,仅靠用户体验获得了2000万用户。

  雷军就是其中之一。雷军通过解密WPS认识了求伯君,两人在1991年冬天,北京大学南门的长征饭店吃了一次饭。求伯君诚邀雷军加入。“你不用急着答复我,回去想一想,明天中午到燕山酒店来找我。”

  次年,雷军入职金山。

  但天下没有容易的生意,即便是集结了求伯君、雷军这样的“大将”,金山也开始进入到了危境。

  1994年,金山如日中天,同时,中国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 微软Word4.0也正式进入到中国市场。

  根据《梦想金山》,当时微软中国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将WPS的老用户转移到Word平台上。微软与金山达成协议,双方通过自己的软件中间层RTF格式来互相读取对方的文件。

  多年后回头看,这次合作是本土公司的昂贵教训。金山WPS无疑是初衷很好,想达到办公软件的天下大同和双赢。

  但微软在全球攻城略地,野心勃勃,金山在他们眼里恐怕不是盟友,而是“拦路虎”。

  在前有盗版,后又微软的情况下,金山在1996年进入一个苦寒的低谷,最穷的时候,账面上只剩下一二百万苦苦支撑。1998年,联想集团入股金山,成为金山的大股东,金山公司重组。

由左至右:求伯君、雷军、杨元庆、柳传志、沈家正由左至右:求伯君、雷军、杨元庆、柳传志、沈家正
  艰难的日子在2005年迎来了光明。

  2005版WPS,最终靠不可比拟的兼容性,再次重回市场一线。WPS文档、表格、演示、思维导图等,后来的版本中又添加了了PDF转WORD、图片转文字、团队合作、WPS便签等功能;此基础上还整合了墨刀(产品经理做原型图的工具)、稻壳网(PPT模版商城)、二维码、几何图、地图、关系图,都可以在WPS这一个软件里搞定,不用再额外装软件。

  时间来到2011年,董事长兼CEO求伯君正式公布退休计划,雷军担任董事长一职。而雷军面临的挑战在于移动互联网逐渐到来。

  那时候,WPS与微软Office互相对抗的色彩逐渐淡化,双方都面临着如何在小屏幕端吸引用户的问题,这一次,WPS走得比Office稍快些,在市占率上前进了一步。

  在一个小范围的内部讲话中,雷军提到,WPS被自己逼着转型移动互联网,金山将原先代码全部推倒重写。当移动互联网到来时,抽取最精锐人员,采取隔离式管理,用内部创业的方式开发移动端产品。

  “金山的WPS在微软的Office面前死过一次。死过一次的金山,越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更清楚自己的未来中掺杂的风险。”金山员工章庆元在采访中说,“我们在微软与盗版的夹缝中一步一脚印的扩展疆土。”


  2003年又成了一个新的分水岭。金山变得更多元化。

  当时金山毒霸已经在杀毒市场做到占有率第二。

  但随后的几年,金山毒霸反被瑞星抢去了风头。从2005年开始,传统的代理商营销模式让毒霸的利润被压缩到了极点。

  “2004年,雷军差不多每天从晚上8点到凌晨4点,在网上搜集各种有关互联网的资料,三个月之后,雷军做出决定,在2005年宣布金山毒霸免费,采用点卡冲值的方式来出售其杀毒软件,用户可通过包括网银支付、点卡支付等多种方式来付费使用杀毒软件。订阅客户数量非常之大。网上的业绩远远超过了线下销售。”时任金山软件事业部副总经理王欣在2007年接受采访说,毒霸面临的是一种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型。

  而另一边,金山的游戏却是风生水起。

  金山迅速推出了《剑侠情缘》、《封神榜》等几款游戏。2005年,网游的收入即超过应用软件的收入,达到0.58亿元人民币。到了2006年,金山网游业务收入达到上升到2.15亿元,占整个金山业务的68%。

  正如一篇评论中提到的,“19年的金山,娱乐软件的收入高于应用软件。KingSoft已经开始变成KingGame。”不管雷军是否承认,以WPS起家,以毒霸安身立命的金山,在上市前夕凭借网游站在了一个全新的山峰前。


  2007年,金山在香港上市。不久之后,雷军告别金山,由求伯君接替。后来雷军转型投资,创办了小米。

  “我从23岁干到了38岁,尤其是我们从1999年开始启动IPO之后,我相信这中间的压力很难用语言来表达。”2007年离开金山时雷军说。在金山30周年庆典上,雷军又动情地说,“金山三十周年,我的青春年华都留在金山。 ”

  “旧金山”创业

  雷军后来创办小米的故事已是家喻户晓。除了雷军,金山还走出了很多对互联网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的创业人物。

  比如曾与雷军、求伯君并称为“金山三杰”的原金山高级副总裁王峰。

  加入金山前,王峰就已经是摸爬滚打过的“社会人”,不同于金山绝大多数的程序员,王峰的思维活络,社交能力超群。1997年加入金山负责词霸产品市场后,之后的几年王峰平步青云,用了6年时间升任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

  2006年,王峰带着同是金山人的廖明香创办了游戏公司蓝港在线,领导推出《倚天剑与屠龙刀》《神兽》《西游记》《黎明之光》等端游,《飞天西游》《大笑西游》《三国演义》等页游。2014年底,蓝港互动(2014年改名)成功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两年后王峰退居二线担任董事长。

  如今,王峰好像一心扑在区块链上,今年6月廖明香接替王峰成为蓝港互动CEO。

  而在王峰离开的前后,仅“金山系”创业者们就创建了至少4家游戏公司:刘阳的51wan网,张福茂的游戏谷,王峰的蓝港互动,以及尚进的麒麟网。


  除了“金山三杰”,还有“金山五虎”。

  2008年3月,在金山网游新战略新闻发布会上,求伯君向外介绍了由湛振阳、邹涛、陈飞舟、刘鹏和朱勇组成的网游五人新管理层,业界就此冠以“金山网游五虎”。

当年金山五虎,左起为:湛振阳、朱勇、邹涛、陈飞舟、刘鹏当年金山五虎,左起为:湛振阳、朱勇、邹涛、陈飞舟、刘鹏
  其中湛振阳的经历比较有意思。

  2001年,从浙江大学毕业后,他进入金山,不久担任移动软件事业部副总经理。2004年3月,湛振阳出走,和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北京启迪世纪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做手机整机设计,一上来就定位在偏高端手机。后来随着第一代苹果手机推出,将整个手机行业彻底颠覆,此前做手机的公司大部分都失败了。

  于是湛振阳回到了金山。他被派到金山游戏,和邹涛一起做产品,研发出《春秋Q传》、《剑侠世界》等知名网络游,从金山西山居工作室总经理一路做到金山游戏COO以及金山副总裁。

  虽然外界不断传出湛振阳和邹涛不和,但最终让湛振阳在此出走的恐怕是另外一个人。2010年初,金山与盛大合作,联合成立合资公司联运《剑网3》,与此同时,拥有盛大背景的吴裔敏空降金山出任金山游戏CEO一职。

  2011年,湛振阳从金山辞职创业,选择了自己熟悉的网游领域——心游科技除了仍以原金山老班底为主,还获得老东家西山居的投资。

  和湛振阳一样从金山就离开又归来,最终又离开的还有陈睿。没错,就是B站的董事长CEO陈睿。

  2001年加入金山软件,2002年陈睿就被雷军指定做了“贴身”技术助理。2007年雷军离开金山后,陈睿也离开金山并创办了贝壳安全,后来2010年贝壳安全被金山并购,陈睿又回到了金山。

  再后来就是2011年陈睿发现了B站并以投资人身份进入,2014年正式从金山离开,入职B站。

  陈睿的同事,前金山软件总裁王欣说,“陈睿一直很喜欢二次元,即使国内杀毒软件斗得正酣,他也能一张机票飞去日本。”


  而王欣也是两次离开金山——她从1999年加入金山公司,担任金山毒霸COO、金山词霸CEO;金山快译及金山游侠的产品经理。之后在2003年离开金山,加入美通无线担任手机游戏业务部总经理。

  2006年5月,王欣重新加盟金山,2009年初,任命为金山公司副总裁兼金山互联网安全公司首席运营官。2010年11月10日 可牛和金山安全正式合并,王欣出任金山网络COO,全面负责金山网络的运营工作。

  2014年,王欣创办馒头商学院。


  这么多年过去了,王欣依然记得当年在金山雷军面试她的场景——“雷军面试我,叫我改行,他说女生写程序是没有前途的。我就跟他据理力争。然后雷军问我,你写程序有写诗一样的感觉吗?我说没有。他说,这不就完了吗。于是我成为了金山第一批产品经理。”

  下一个三十年在哪儿?

  金山是爷爷辈的互联网公司,但老牌有老牌的光环,自然也有老牌的苦恼。未来想象空间几何?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金山目前的三驾马车是“游戏”“云”“WPS”。

图片来自金山2018半年报图片来自金山2018半年报
  根据金山最新的2018Q3财报,云和网络游戏的收入不相上下,办公软件的收入相比而言绝对值要小于其他两者。


  毫无疑问,产业互联网的号角已经吹响,从发展趋势来看,我们也能从下图看到金山云的收入呈现出一条上扬的升线。


  金山对于云的布局不算早也不算晚,在2012年金山成立独立子公司正式进军云计算。当时阿里云已经站稳,但腾讯、华为等公司的云服务还未入场。

  雷军其实在很早的演讲里就透露了金山做云的野心——“数据爆炸时代来临了,这是一个新的台风口”,他们承诺在未来3-5年间向云业务投入10亿美元,强调金山未来三年的战略重点将会是旗下的金山云,并称之为“All- In云服务”战略。

  2014年,金山云存储量增长七倍,数据从平均每天300T的一下超过之前所有存储量的总和。小米为金山云带来规模爆发,让金山云迅速在第三方云存储市场中站稳脚跟。

  不过,金山云CEO王育林认为云的上半场是互联网客户,下半场则延伸到了其他的行业当中,制造、治疗、教育、政务等等。

  所以现在,金山云是已经成为全国最大政务云之一的北京市电子政务云的首批承建商,已服务了北京市42个委办局,完成了200个信息系统上云。此外,金山云还是2022年冬奥会和201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云服务承办方。


  金山云数据中心

  至于金山一直拥有的老牌办公软件WPS,最近也在努力新生。

  金山WPS此前在商业模式上采用“软件免费+服务增值”模式,类似于谷歌推广办公套件Google Suite的方式。谷歌首先免费提供文档处理功能,获取了大量用户、培养用户使用习惯,最终成为微软Office海外最大竞争对手。

  而现在,WPS推出了WPS云,延续Google Suite“软件免费+服务增值”的成功公式。WPS提供的将文档存储到云端和文件管理功能、以及自动更新功能都是在金山云服务的前提下实现。

  “WPS云是WPS的一部分。它嵌入到所有应用中,而不是一个独立的解决方案,”金山WPS云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WPS云可以跨设备支持,确保每台设备上都有最新版本。”

  WPS云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已经帮助WPS过渡成为云时代的办公软件——“协同办公”。2018年7月,金山正式发布WPS Office 2019,多屏、云存储以及良好兼容性的基础之上,新添加智能推荐、智能写作、智能校对、智能排版等功能。在集成本地办公和云服务后,WPS在协同办公领域开辟了新的战场,逐渐SaaS化。

  但不得不说,协同办公已是一片红海,无论是石墨文档、腾讯文档,都在强调协同功能。而有意思的是,就在本月,阿里钉钉整合了WPS的云文档功能。

  另一个复苏迹象是2018Q3财报中,金山办公软件及服务及其它业务录得收入人民币2.5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9%。而该业务的快速增长得益于WPS Office个人版增值服务的迅速发展。


  最后是游戏业务。

  众所周知游戏行业在今年遭遇了严重挑战。穹顶之下,无人幸免。今年6月,金山推出了新款3D换装类手游《云裳羽衣》,发布当然便登上Apple Store免费游戏榜第一名,但其收入表现却没有达到预期。

  反倒是早在2016年就上线的《剑侠情缘1》手游,月流水比较稳健。


  老牌金山,三十而立,而未来还是充满了挑战——CDN市场竞争加剧,办公软件业务的研发投入与日俱增,游戏行业尚不明朗,可以说金山的每一条业务线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与考验。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即将过去的2018年,我们看到一些“老牌”大公司轰然倒塌,也看到许多巨头依然基业长青。金山是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书,当然也期待他写出新的故事。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股票配资平台)
闽ICP备12010380号